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如何解套?高潞·以用:始作俑者就是原民會

原轉小講堂

 

182個日子,6個多月,超過半年,這段時間足夠莘莘學子完成一整個學期,上班族也已歷經好一陣子的工作辛勞,而在台北車潮洶湧的凱達格蘭大道上,有一群原住民族為了傳統領域,不分日夜、不畏風雨地駐地於此,整整182天,且無法想像回家的那一天,究竟還有多麼遙遠。

去年2016年的世界原住民族日(8月1日),蔡英文以總統的身份代表政府,對於原住民過去歷經不同政權、各種不公平對待,表示道歉,並承諾會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當時這道歉內容深深打動台灣原住民族,認為實踐轉型正義的一天終將來臨,時至今日,卻只剩下深感受騙而失望透頂的族人們在凱道無奈地等著,等待政府有一天能出面回應,即使凱達格蘭大道離總統府只不過幾步的距離。

「原住民的傳統領域應該是由部落自主來公告,而不是由行政機關來劃。」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高潞·以用(Kawlo Iyun Pacidal)說,「一個官員來劃(傳統領域)真的可以代表族人的聲音嗎?」

 

轉自「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Facebook粉絲專頁

 

當傳統領域「被打折」

根據2015年所修訂的《原住民族基本法》(以下簡稱《原基法》)第21條:「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得分享相關利益。….有關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之劃設、諮商及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之同意或參與方式、受限制所生損失之補償辦法,由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另定之。」

也就是說,原住民族委員會(以下簡稱原民會)即是擁有權力頒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以下簡稱《劃設辦法》)的機關,此為行政法案,不需要透過立法院來審核。而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從一開始上任時,就標榜自己為捍衛原住民族土地的原運人士,甚至於2017年2月18日時,在原住民族電視台的專訪中承認,《原基法》對「原住民族土地」的定義不分公有或私有土地;但他話鋒一轉,以《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草案》來主張《原基法》其實是有區分公有或私有土地的意思,而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只限縮在公有土地上,此舉受到當時許多原運人士出面抗議,痛批原住民族運動出身的夷將·拔路兒背叛原住民族族人。

 

轉自「高潞以用 Kawlo Iyun」Facebook粉絲專頁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何需避開私有土地?

高潞·以用質疑,「為什麼立場不一?整個始作俑者是原民會,(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只限縮在公有土地居心何在?」過去的開發案,是根據整體範圍以徵求當地原住民族部落得知情同意權,不論今天開發的場域屬於公有或私有土地,是對當地族人的生存權和文化權有基本的尊重。

但是,如今光是台灣東海岸就有二十個左右的大型開發案,例如美麗灣渡假村、都蘭灣黃金海休閒渡假村、三仙台的旭塔觀光飯店、寶盛水族生態遊樂區、滿地富遊樂區等,幾乎佔地都位在私有土地上,甚至範圍比一個原住民族部落都還要大上好幾倍,「這種情況其實在國際上經常發生」,高潞·以用說明,這就是之所以《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裡早已提及「知情同意權」,為的就是避免蘭嶼核廢料的事件再次上演,這是捍衛社會正義的基本,不應該再讓原住民族只能是最後一個知道開發案的受害者,不讓部落族人成為原地流浪的民族。試想,若是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只限縮於公有土地,將會導致只有公有土地才需徵得部落知情同意,這是非常荒謬的事情。

 

轉自「拆美麗灣大違建」Facebook粉絲專頁

 

傳統領域範圍應該交由部落族人負責

「整個爭議的始作俑者就是原民會。」高潞·以用指出,原民會是詮釋《劃設辦法》的主管機關,雖然立法院可以透過一定的程序和一定比例的立法委員數,要求原委會變更或是廢止《劃設辦法》,但是頒布此行政法令的權力掌握在原民會手上,原民會自己就可以修正《劃設辦法》,「你捅了這麼大的婁子,為什麼不做呢?居心在哪裡?」她懷疑,夷將·拔路兒究竟是否有向財團示好,因此把劃設辦法限定在公有土地,使得族人面對這些大型開發案,手無寸鐵般地不知所措。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範圍的劃設,不應該交給政府行政官員,傳統領域是過去原住民族生活的領域,包括部落所在地、農耕地、獵場、漁場、聖地等,也包括海域與河流,這些生活痕跡是遠早於現行的公、私有土地制,怎能由上任數月、數年的政府官員來劃設呢?高潞·以用呼籲:「部落要盡量推動傳統領域的自主宣告,我認為還有一條路,就是部落自己主張傳統領域在哪裡,我就跟這個行政部門打官司!」當部落能夠自行宣告傳統領域範圍,就已撇除公、私有土地的區分,透過在法律制度上比《劃設辦法》還要高位階的《原基法》來解釋此行政法條是否違憲,由司法途徑來還原住民族一個公道。

不過,雖然高潞·以用認為《劃設辦法》會因為抵觸《原基法》而失效,但是國民黨立法委員鄭天財(Sra Kacaw)指出,原基法自2005年至今一直都無法適用是因為《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以下簡稱《土海法》)尚未公佈施行,所以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一直無法「依法公告」,鄭天財說,「當然我們原住民族可以說自主來公告、劃設,我們都可以這樣說,但行政部門要不要接受,這是最嚴重的問題。」

 

轉自「鄭天財」Facebook粉絲專頁

 

《土海法》會是解藥嗎?

鄭天財以「日月潭孔雀園BOT開發案」為例,由於其開發範圍屬於伊達邵邵族的傳統領域範圍,環保署環評委員會已決議開發方孔雀園觀光股份有限公司理應按照《原基法》第21條所述,需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部落同意或參與,但是行政院卻指出,由於《土海法》尚未頒布執行,伊達邵邵族的傳統領域並未依法公告,因此開發範圍不屬於傳統領域範圍。「因此,2015年時,我才會在《原基法》特別增加『部落及其週邊範圍之公有土地』。」他說明,原住民族會四處遷徙,因此新、舊部落的地理位置會有所更動,才會加上「公有土地」到《原基法》中。

鄭天財聳了聳肩,說:「如果這是民進黨,是總統府的意思的話,那根本也不用談了。」向苦笑的高潞·以用說,「我相信原民會不會自行修訂《劃設辦法》,就靠我們了,要靠大家。」他提到,《土海法》草案至今已十多年,若《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草案能在短時間送至立法院審查,他呼籲《土海法》等草案也能盡快送至立法院,而他也承諾,自己在內政委員會將會持續「設法解決現在的僵局」。

 

轉自「鄭天財」Facebook粉絲專頁

 

請原民會實踐真正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

不過,若現在的執政黨口徑一致,認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不應包含私有土地,我們該如何期盼必須經由立法院程序所得出《土海法》的結果會是眾所期盼的呢?鄭天財回答,第一,不論是原民會或是民進黨立委,在立法院會議上都已記載他們曾說的,「傳統領域要若要包含私有土地,要回歸到《土海法》。」第二,總統蔡英文也針對《劃設辦法》指出「這是『一個領域』」,因此他認為,這「應該」意思就是包含私有領域,雖然他並無法保證《土海法》最終審查出來的結果會如何,但對此仍保持樂觀的態度。

高潞·以用指出,2015年所修訂的《原基法》第21條提及的「….有關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之劃設…。」,這當中的「及其」指的是外加,也就是說,除了原本就不排除公、私有土地之外的傳統領域之外,還另外包含了周邊一定範圍之公有土地,但是唯一一個將此內文解釋成排除私有土地的單位就是原民會,「你為什麼要限縮原住民的權力,然後去逾越母法的授權?」她批評,如果原民會連將《劃設辦法》退回去修改之最簡單的方法都做不到,而選擇將戰線不停地往後無限延期,要原住民族該如何相信《土海法》能夠符合正義呢?

《原基法》第21條的存在是解決原住民族所可能愈到的任何不公不義,高潞·以用認為,雖然由原民會退回並修正《劃設辦法》才是最負責任的做法,但是在族人對於原民會的失望之下,部落族人應極力推動傳統領域的劃設和自主宣告,若所劃設出的部落傳統領域範圍因為包含私有土地而受到原民會駁回,則可申請行政訴願,當然還是有可能被行政機關駁回,但是一旦經過行政訴願後,就可進入行政訴訟的程序,也就是跳脫行政系統,透過司法系統才能真正有獨立審查的機會,傳統領域才有可能受到《原基法》第21條的保護,實踐真正的原住民族轉型正義。

 

凱道小講堂「現行劃設辦法如何解套?」完整直播影片

 

了解更多關於「原住民傳統領域」

我們要回家 「原住民傳統領域」Q&A

莎瓏、馬躍/劃一條「回家的路」──了解原住民傳統領域的16題問答

消失的100萬公頃「傳統領域」——原住民族要的不是「土地」,而是「主權」

〈凱道部落〉大事紀 

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